当梦幻工作变成恶梦 美国游戏业人员要求组成联合工会游戏

  • 694views
Game Workers Unite的标誌。劳工权益是普世价值,游戏业也不例外。   图:翻摄自推特

今(27)日,前Riot Games公关副理Mattias Lehman发表了一篇文章,表示在游戏业这个「梦幻工作」之下,有许多黑暗面需要被改革,包括资方无预警大规模裁员、性别不平等、密集加班、让员工独自面对公众压力、滥用契约工等问题。他呼吁游戏界从业人员组成联合工会,让资方不能对劳方为所欲为,保障游戏业劳工的权益。

能在游戏业工作听起来是一项非常梦幻的工作,可以实践自己的梦想,设计自己想像中的游戏,带给众人快乐,还可以第一手体验到最新的游戏。但在现实中,游戏产业并不梦幻,对有些人而言甚至是恶梦的开端。今日Mattias Lehman在外媒Venture Beat发表了一篇文章,揭露游戏业界的许多黑暗面。

1:随时可能面临大规模裁员

22日,开发《阴尸路》系列游戏的Telltale Games无预警裁掉250名员工,这些员工没有拿到任何资遣费、他们的健康保险仅给付到本月底,而且大多数人是契约劳工,因此他们更难以拿到失业救济金。Telltale Games即使近年来财务危机不断逼近,却仍持续招募新的员工,有些人因此携家带子跨越了整个美国而来,如今却在美国最昂贵的地区之一:加州圣拉菲尔落得身无分文。Mattias Lehman指责,这是Telltale Games不负责任的经营所致。

2:性别不均与歧视

在先前引起轩然大波的Riot性别歧视丑闻中,正显露出游戏业界的现状:男女比例严重失衡、少数族群难以获得足够机会,另一方面,如果有人胆敢挑战主流歧视的话,往往会沦得被开除的下场。另一方面,游戏业界又要求员工必须与玩家产生大量互动以营造公司「人性化」的一面,但在网路酸民文化的攻击下,这些歧视与攻击显然让员工沦为两方的夹心饼乾,当他们想要为自己的权益挺身而出时,又很有可能会失去他们的工作。

3:密集加班

密集加班(Crunch)被用来指游戏业界常见的突发性高强度加班。当密集加班发生时,工时会飙升至最高20小时,期间可能持续数週,除了短暂的打盹与上厕所外,这些劳工睡在公司、不与家人朋友联繫,甚至忘记吃东西,但这种加班没有加班费。这种加班方式明显对健康有害,但它已经变成了一种常态。

4:滥用契约工

由于游戏製作需要多种专业互相配合,游戏公司需要各种不同人才来配合不同专案需要。因此,短期的契约工就应运而生,有一技之长的契约工可以获得足够的金钱与时间安排自由,但获得的健康保障等福利较正式员工少,而游戏公司可以获得专案所需人才。但越来越多游戏公司利用契约工成本较低的优点,大量雇用契约工,但却让他们去进行正式员工的工作内容。游戏公司可以因此随时雇用这些契约工降低成本,又在需要的时候解雇这些人,从而对正式员工以及契约工双方都造成不利影响。

Mattias Lehman表示,许多游戏业界的问题已经持续很久,但往往游戏公司会以「你不想做,外面想做的人多得是」的态度来消极处理这些问题。他认为游戏业劳工必须要组成一个「联合」,这个联合要能够保护其中成员的权益,不论他们的性别、肤色、个性等。Mattias Lehman已经加入了Game Workers Unite网站以呼吁这个联合的组成,他们的推特也已经有破万追随者,显见劳工权益已是游戏业界相当重视的问题。

延伸阅读

《快打旋风V》INFILTRATION未出战TGS 2018原因大白 遭控家暴选择弃赛

晋级!《炉石战记》世界赛 台湾3:2逆转胜新加坡前进8强 

游戏契约员工业界劳工联合mattias